轉載今日中國:宋東升:拉美市場是中國水電的新興市場

信息來源:今日中國 作者:安薪竹 瀏覽數: 發布時間:2014-12-15


宋東升

  中國是水電大國,也是全球領先的水電技術大國。中國水電建設集團國際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國水電)代表了中國水利水電建設的最高水平,業務覆蓋基礎設施建設的全領域,包括電力、交通、水力、礦山、建筑等。憑借這一優勢,中國水電積極拓展國際市場,目前在70多個國家和地區有在建項目,在80多個國家和地區有代表機構,主要以發展中國家和中等發達國家為主。

  在拉美,中國水電已完工和當前在建的合同額已經達到70億美元,已經成為分布最廣泛的中國建筑施工企業。在中拉合作論壇首屆部長級會議召開之前,本刊記者專訪了中國水電建設集團國際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長宋東升先生,請他與讀者分享在拉美投資的經歷、體會,以及對拉美投資環境的期待。



拉美投資論壇

機遇和阻礙并存的新興市場

  今日中國:中國水電是如何走進拉美的?目前的投資重點和未來方向是什么?

  宋東升:早在2002年,中水電就在伯利茲和古巴做過一些嘗試。真正進入拉美,是2008年底,在全球金融危機和中國政策支持下開始的。近幾年我們發展很快,從中美洲到整個南美洲,都留下了我們的足跡。

  從北往南來看,在加勒比地區我們與牙買加政府和美國一家公司合作,在牙買加推動旅游升級換代項目;在伯利茲做過兩個水電站,在洪都拉斯正在建設一個水電站,這將是中國在未建交國家的第一個融資項目;在哥斯達黎加,中國水電的在建項目雖然遇到過不少不適應和困難,但是目前運轉良好。

  目前中國水電在拉美投資規模最大的兩個國家是厄瓜多爾和委內瑞拉,業務覆蓋了水電、火電、交通、農業等多個方面。在厄瓜多爾,中國水電做成了第一個中厄的合作項目,也是到目前最大的項目。隨后我們也進入了阿根廷和玻利維亞。

  之前我們的項目以施工為主。目前我們在拉美的發展在朝另外一個方向發展,就是開始做真正的投資。

  此類項目主要在以市場經濟為主導的國家,例如巴西、哥倫比亞、智利、秘魯和墨西哥。這些國家幾乎所有的基礎設施都是以商業開發、私人投資的方式進行的。為此,我們雇用了歐洲專家和拉美當地的高級管理人員,正在和中資銀行一起來努力突破。

  總的說來,拉美市場是中國水電的新興市場。拉美的需求是龐大的,是具有潛力的市場,但是與亞洲、非洲相比,則是更加困難和更具挑戰。面對重點和困難,我們希望通過模式的創新,真正把拉美市場做得更大。

  今日中國:您參與了中國水電在拉美所有項目的整個過程,哪些項目給您的印象比較深刻?

  宋東升:我印象最深刻的厄瓜多爾科卡科多·辛克雷水電站。該水電站裝機容量150萬千瓦,這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是一個巨型的項目。我們從2004年就開始關注這個項目,2008年年底的時候,厄瓜多爾政府決定采用國際競標的方式來選擇承包商,我們當時猶豫是否要買標書,除了標書要十萬美元一套之外,更大的問題是沒有信心,覺得拉美市市場對我們來說很困難。
  
  2008年12月我和同事一起來到厄瓜多爾,這是我第一次到厄瓜多爾,試圖找到一種突破,探索我們的拉美之路。當時是金融危機發生后的第四個月左右,這個時機對我們進入拉美起了很關鍵的作用。我跟厄瓜多爾電力部官員們表示要參與競標,面對陌生的拉美,當時我們并沒有太多優勢。我問厄瓜多爾電力部官員們:“你們需要資金嗎?”第一天他們說不需要,我對他們說:“你們再考慮一下,現在是金融危機的時期。”很快他們就表示需要,很需要從中國融資。

  金融危機之后的拉美國家對資金的需求很大,這時候,中國進出口銀行也認識到是中國資金進入拉美的好機會,三方便一拍即合,拉開了中厄合作的序幕。


2011年11月24日,中國水電委內瑞拉新中心電廠項目部員工與業主一起等待
查韋斯總統及中國發改委副主任張曉強、駐委大使趙榮憲等領導的視頻連線視察
 
  委內瑞拉120萬千瓦的燃氣火電站項目是我印象深刻的項目。在中委第八次高委會期間,委內瑞拉能源部長拉米雷斯找到我們,希望在短期內建成緊急電站。他們已經在全球找過了多個國家,對方都沒有答應。

  在短期內建成一個緊急電站,對于我們來說也是一個巨大的難題,但是我們敢于迎難而上。委石油部長拉米雷斯為這個項目兩次來到我們公司,我們利用我們全球資源,最終接下了這個項目。

  目前這個項目已經竣工,發電已經超過100億度,為委內瑞拉度過電力危機做出了巨大貢獻。當時我們的黨委書記說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話:這種事情只有我們兩個偉大的社會主義國家才能創造如此奇跡。

  另一個印象深刻的項目是在洪都拉斯的水電站。洪都拉斯是一個和中國沒建交的國家,但又需要融資,怎樣在沒建交國家利用中國資金或是其他方面資金進行建設,對我們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挑戰。我們曾經嘗試過很多融資方案,例如和MEGA做保險,與渣打合作,利用中美洲一體化銀行做轉貸等等,最終還是采取了中信保保險,工商銀行貸款的方式。在中國政府的支持下,最近有了實質性的進展。

  今日中國:企業進入國外市場并不是一帆風順的,甚至會遭到抵制,中國水電有遇到過這種情況嗎?

  宋東升:當然有。我們在伯利茲做加拿大人投資的水電站的時候,曾經遭到了NGO強烈的抵制。

  這涉及到對環境的認識問題,出現反對的聲音也是正常的。在國際社會和科學界,對于水電站、及其對環境的影響的認識是在變化之中的。世界銀行在十年前也是不支持在河流上建設大型電站的,現在也發生了變化。

  其他潛在的抵制也有。去年巴西一個很大的電站找到我們,希望我們參與該電站機組安裝,我們聯合另外一家中國企業,把報價降到了雙方滿意的程度,但最終還是沒有拿到項目。我相信當地企業對我們的進入是有很大抵觸,這種無形的抵制有時是很大的,對外來競爭者的抵制也是很正常的。這就要求我們要選擇被當地接受的方式進入。


委內瑞拉緊急電站新中心電廠項目
尊重當地的法律和習慣是成功的關鍵

  今日中國:從最初接觸拉美市場,到形成一定的規模,中國水電積累了哪些寶貴經驗?

  宋東升:首先要認識到差別,我認為中國的文化和體制與拉美的差距是最大的,甚至遠大于中國和歐洲、北美的差距。

  其次還要認識拉美的現狀,我們必須適應拉美,我們所做的行為必須適合當地的法律和國情。比如厄瓜多爾的項目,雖然雙方一拍即合,已經達成了合作意向,但是我們還是認真履行了國際競標的程序。這樣既符合了法律,又符合了當地的習慣,這是項目成功的一個關鍵的因素。

  第三點就是改變我們自己。在拉美(包括其他國家)做業務,必須符合當地的國情。我們說中華文明是世界上唯一延續下來的文明,但中華文化同時也是和其他文化是差距最大、最為獨立的。中國企業到別的國家去做業務,就必須適應當地的法律和文化,實現本土化。這對于中國企業來說是一件很難的事情,雖然走得很艱難,但是我們一直努力在走。

  另外我們正在通過和歐洲公司合作,來幫助我們適應拉美;同時我們也加強了和當地公司的合作,比如現在巴西、阿根廷、厄瓜多爾的項目都是和當地公司合作的(或為聯合體經營)。

  今日中國:具體到管理上,有什么經驗嗎?

  宋東升:管理的本土化是很必要的,我們把自身原有的、在其它地方成熟了的管理體系和當地的要求相結合,努力把優良的東西保留下來、把不適應的東西改掉。

  但我們也在采取更為靈活的本土化管理。例如在委內瑞拉的公路項目,我們和巴西公司合作,就采用了巴西公司的管理體系。我們拉美團隊非常年輕,但是進步也非常快。他們學歷高,在海外留過學的人很多,學習能力很強,是非常團結的一個團隊,我感到非常欣慰。

  利用當地員工解決我們的短板,也是一個很好的經驗。在哥斯達黎加我們有一個電力項目,意大利國家電力公司是業主,這項目非常難。盡管我們非常努力,但是在HSE(健康、安全、環境)管理體系方面,仍然和歐洲人和當地人的理念有差距。后來我們雇傭當地的工程師,管理所有的HSE,才使局面有了很大的改觀。

  今日中國:中國企業進入拉美時,會面對當地的以及來自歐洲的競爭,是不是要對自己有更高的要求?

  宋東升: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首先國內現在要求很高,任何一個國家的專家來到中國,都會認為中國的工程質量和工期都是世界一流的。

  在海外,應該說我們是非常負責任的。不同國家對于項目的管理模式是不一樣的,即便管理很松,甚至政府和業主沒有管理的項目,我們會嚴格自己管理。在非洲就有這樣一個項目,業主幾乎不管我們,我們主動在項目部之外專門設立了質量委員會,脫離并高于項目部,自己來監管項目質量。

  在拉美也好、在非洲也好,我們是在不同的環境內施工,有時候能力得不到充分的表現,也會出現一些不盡如人意的地方,這是需要改進的。在技術水平方面,我認為中國在拉美和全球都是可以完全適應的。但是我們需要改變的是,如何滿足當地的要求和符合當地的習慣,更加關注對方的需要。

  今日中國:中水電在海外履行企業社會責任、與當地社團和居民溝通情況如何?

  宋東升:社會責任可能是西方人批評中國企業比較多的一個事情。

  我舉一個非洲的例子,2014年8月初美非峰會召開,非洲五十多個元首到了美國。8月8日美國國家電臺播出了一段采訪,首先是美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賴斯,她表示美國和中國不一樣,中國不顧社會責任,搶了非洲人的飯碗,而美國只幫助非洲人進行能力建設。然后又采訪了《非洲是中國的第二大陸》這本書的作者,這位在非洲生活多年的美國人,站在了一個不同的角度表示,你們不要批評中國人, 是美國把非洲給遺忘了。美國人腦子里面的非洲,完全是戰亂、疾病、腐敗、貧窮、饑餓這樣的印象。而中國人在幫助非洲建設,現在非洲這種繁榮的景象很多是在中國人幫助下實現的。

  回到社會責任,我們在這一方面不能說做得很好,但是改進很大。幾年前一個法國教授和我有過一次談話,他說:“你們中國人的社會責任做得不好。”我說,對于這一點我不反駁,過去我們的項目是靠低價拿到的,我們統統能為項目所在國節省了一半左右的投資,這么多省下來的錢當地政府就可以拿來做其他項目、做民生,這不是一種最大的社會責任嗎?第二,我用這么低的價格拿來項目,中國員工在一個自身條件很差的條件下在工作,這種情況下要去做冠冕堂皇的“社會責任工程”,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我認為這種批評是不合理的。

  現在的情況已經發生變化,我們也越來越重視企業社會責任了。比如說前面提到的厄瓜多爾項目,我們和當地的社區、市鎮都在維持很好的關系。我們會幫助當地建立學校、診所、公路,我們在厄瓜多爾的項目經理被當地連續三年被評為榮譽市民。

  我們在非洲馬里的一個水電站,馬里經歷了兩年的戰亂,幾乎所有外國公司都撤離了這個國家。戰爭剛一結束,別人在討論如何復工,我們在進行完工慶典,兩年戰亂,我們沒有停止一天施工,這不是最大的社會責任嗎?在討論社會責任時,我們不能完全跟著西方走,我們有我們自己的價值觀。

  在許多國家的項目中,我們設立學校來培訓當地員工。在勞務比較充分的國家,中國人的比例不會超過15%。例如在非洲,中國水電是雇傭當地勞工最大的企業,我們在為當地就業做出了貢獻。

  這里面也存在溝通問題,我們的溝通能力比較欠缺,做了好事情卻不會對外表達。我們“說得不好”,這是一個最大的問題,應該快速提高我們的溝通能力。

  今日中國:您如何看待中國水電所代表的中國和中國形象?

  宋東升:我一直認為,我們大型國企,和現在整個中國在世界上的形象有一定的相似之處:都很大、很厲害、很有進取精神,但是缺乏開放的心態和溝通的能力還不夠,我們講故事的能力不足。我們需要把自己好的一面講出來,真正把別人的關心和關切理解到位。互相知道自己的核心關切和利益是什么,大家才能共處。

  總的來說,我們的企業形象,在快速地向好的方向發展。當然也有一些批評,這都是很正常的。我們要改變我們的工作,改進溝通,樹立更好的企業形象。


新中心電廠設計安裝4臺機組,并于2011年7月進入設備安裝高峰期
圖為完成首臺燃氣輪機吊裝后,包括中委員工和美國西門子工程師在內的多國建設者鼓掌慶賀

需要更加開放和透明的心態

  今日中國:您認為中國企業進入拉美有哪些優勢?

  宋東升:在基礎設施行業中國企業最大的優勢是有完整的產業鏈,有完整的技術,我們大部分技術是世界一流水平的,這是任何一個國家都不能比的。第二大優勢是中國擁有將近四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第三個優勢是我們勤勞,我們善于學習、善于適應、與人為善。

  今日中國:目前拉美的需求和中國進入市場的方式有什么樣的變化呢?

  宋東升:現在全球的基礎設施建設存在一個巨大的需求,所有發展中國家都需要加強基礎設施建設,很多發達國際的基礎設施需要更新換代。

  拉美也是如此。和非洲相比,拉美基礎設施開發更加商業化,要有企業進行投資。因此,面臨這樣的機遇,在融資支持方面,需要更加適應拉美。創新是至關重要的,原有的方式和現在的拉美需求是有距離的,我們愿意和銀行業一起創新。

  今日中國:中國企業是不是需要有更加開放和透明的心態?

  宋東升:我非常贊成“心態更加開放”和“更加透明”這樣的說法,這是我們很需要做的一件事情。

  心態的變化要和溝通和表達能力結合起來,要把開放的心態表現出來。我們中國人心地善良、很寬容,但是別人知道嗎?我記得美國著名政治學家、《軟實力》作者約瑟夫.奈在各種場合常常強調:傳統觀念認為那些擁有最強大軍事力量的國家將奪得優勢。但在信息時代,真正的贏家是那些最會講故事的國家(或非國家組織)。

  提高講故事的能力,有開放的心態是第一位的,良好的溝通也是同等重要的,這兩點缺一不可。這首先是對我自己的要求,我們對員工的要求首先也是要有好的溝通能力。

  溝通的關鍵是做到真誠和開放。我們是一個建筑施工企業,技術基本上都是通用的,沒有什么不能對外表達的,心態應該更加開放。

  今日中國:目前中國企業在拉美面對的最大的挑戰是什么?

  宋東升:最大的挑戰是我們自身,尤其是自身國際化程度不高。適應當地法律法規、慣例和合文化,也是國際化程度的一部分,不能一廂情愿。

  另外,在目前的國家戰略背景下,需要創新商業模式,尤其是金融機構一起創新商業模式。

  今日中國:本屆政府上任以來,中拉高層訪問非常頻繁,2015年1月即將召開中拉合作論壇首屆部長級會議。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國企業的面臨怎樣的機遇和挑戰?

  宋東升:我們新一屆政府最大的變化是戰略思維,拉美顯然應該成為中國大國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目前中央在努力推動這一點。這就給中國企業提供了寬闊的、更好的平臺。

  中拉關系的發展,加強中拉經濟合作、金融合作,都為中國企業提供了更好的機會。

  作為在拉美分布最廣泛的中國建筑施工企業,我們非常高興有這種變化,實際上也積極參與其中。我們正在更加積極、主動跟隨國家的戰略,推動自身業務在拉美的發展。

  今日中國:最后一個問題,您對拉美投資環境有什么期待?

  宋東升:在兩三個月之前,有一個中拉投資論壇,我是嘉賓。我說中拉應該有一個很好的溝通和互相了解,合作就要適應雙方的需求和特點,誰也不能太過堅持自己的東西,找到一個共同點是必須的。中國的銀行、中國的企業過去習慣的做法可能拉美現在不太接受,中國的企業、中國的銀行應該做出改變,那么當地是不是也要做出一些改變?

  我建議我們大家應該一起對商業模式上進行創新,這種創新的商業模式讓中國的企業和銀行也能接受,讓當地政府和企業也能接受。我的想法得到了泛美銀行的幾位同事的贊同。
重庆彩定位胆注册 沂水县| 栾川县| 房产| 海城市| 师宗县| 湟源县| 曲靖市| 南投县| 广南县| 中西区| 遂川县| 三亚市| 永仁县| 银川市| 锡林浩特市| 黎平县| 缙云县| 绿春县| 安徽省| 繁昌县| 新和县| 庆城县| 安溪县| 吐鲁番市| 乌兰浩特市| 普定县| 平顶山市| 广元市| 朔州市| 南丰县| 长沙县| 黄平县| 马龙县| 广德县| 甘南县| 古田县| 万宁市| 张家港市|